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王岛】(03)【作者:要是有钱】
【女王岛】(03)【作者:要是有钱】
字数:9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真相

  张羿立即打电话约了欧鹏下班后去篮球场旁的那个大排档吃饭。

  傍晚,张羿先到了大排档,点了一些下酒菜,然后买了一大袋的扎啤。
  这个大排档旁边就是篮球场,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打球。天色已经暗淡下去,附近楼盘的灯火渐渐点亮。

  这个城市黄昏的风景其实很美,但是张羿一直都没心思去安静的欣赏一次。
  现在他的心情更加的复杂和凌乱,一个个的谜团让他久久不能安定,他恨不得马上找到欧鹏问个清楚。

  张羿顺手打开一罐扎啤,狠狠喝了一口。

  「你怎么不等兄弟来,一个人先喝了啊。」欧鹏是个爽快人,喝酒从来没迟到过。只见他把电动车扔在一旁,小跑坐到张羿对面,接着说「今天有什么喜事?难得你能请客喝酒啊。」

  「也没什么喜事,今天是我第一次发工资,就当庆祝一下吧。」说着张羿拿出300元钱,递给欧鹏,「这个是说好的,我发了工资就还给你的钱,咱们别扯其他废话了,收下。」

  欧鹏原想推辞几下,可是张羿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了解张羿这个人,索性爽快的收下了。欧鹏问道「怎么庆祝就一个人来啊,你的马子呢?都没给我引荐一下。」

  说到静瑶,张羿突然想起今天就是情人节,原本答应今晚和她逛街的,因为今天发生太多事,差点把这茬忘记了。

  张羿若无其事拿出手机,对欧鹏说「她今晚加班,要很迟下班,待会我再去找她,现在先陪兄弟喝喝酒。」一边说着一边给静瑶发微信,说「晚上和欧鹏谈点事,谈完去接你,我们一起过节」。刚刚发完,静瑶秒回「好,我等你。」
  欧鹏说「那你今晚就少喝点吧,待会还要陪你马子,别喝醉了。」

  张羿给欧鹏开了一罐,然后自己喝了半罐。

  欧鹏见状,也喝了大半。

  「对了兄弟,我都没问你高考分数出来没有,你看看我工作忙了一下,这半个多月也没时间关心下你。」

  「你也没高考过,对这个不上心很正常。成绩上周就出来了,我就报本地的S大学的化工系,静瑶也考上了,跟我报一个系。」

  「静瑶就是你马子吧,你们这样挺好的,以后可以天天在一起。」

  「咱们也可以经常见面啊,我周末都会回家,到时候我们每周都可以一起打篮球。」

  「其实S大学就在我负责的那个片区,我每天都进去送外卖,我比你还熟啊。」
  聊着聊着两人喝了不少酒。

  张羿有点微醉,脸色有点沉重了,突然说「欧鹏,我们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了,有的事情你如果知道一定要和我说实话,如果不方便说可以不说,但是一定不要骗我。」

  「这说的什么话,有事你尽管问。没有我不方便的。」

  「红姐,你应该认识的,到底怎么回事,我想知道所有的事,一点都不要隐瞒。」

  欧鹏的面色也开始沉重起来,放下酒杯,点了一根烟,递给张羿一根,慢慢说起来「红姐的事,说来话长,我本来想以后找机会和你说,不过你今晚都问到这里了,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一五一十全跟你讲,以后你知道的会比我更多。」
  张羿向欧鹏要了打火机,自己点起来也抽了一口,说到「那你说吧。」
  欧鹏目光朝篮球场看去,似乎在回忆一段往事「红姐是半年前才来到这个洗浴中心的,那时候我还在那里拉皮条。你别看红姐年龄大,她的身材和气质都是风韵犹存的,洗浴中心的经理当场就要把她分配到三楼,三楼挣钱快,可是红姐却拒绝了,执意要去二楼。姐这样可以去三楼的却不去,这点非常难理解。更难理解的是,红姐还挑客人,说是年龄偏大的她不接,只接年轻的。而且红姐有个规矩,从不让客人摸她。这冲这点她没少被客人投诉。从来都是客人挑技师的,哪有技师选客人的道理的?而且还不让客人摸。经理干脆就冷落红姐了,每次客人来选,经理故意不叫红姐出来,久而久之,红姐的生意惨淡,有时候好几天都没有一个客人。」

  欧鹏说着,又开了一罐,张羿陪着他喝了一口,接着问「后来呢?」

  「后来,红姐就找到我了,叫我帮他找一些像我这样的年龄的,我就找了我的那些同学,但是你也知道,像我那帮狐朋狗友,都是直接去三楼玩的,谁去二楼玩打飞机啊。但是看红姐没什么生意挺可怜的,我只好专门针对红姐搞一些绑定优惠,说是二楼和三楼的有个套餐,5折优惠。这都是我私下做的让利优惠,后来让经理知道了,说我破坏市场价格,把我扣了半个月奖金。」

  张羿说「那红姐一定很感激你吧。」

  欧鹏摇摇头「这你就错了,红姐非但不感激,反而跟我说,以后那些会去三楼玩的小年轻,也不要给她介绍了。我就大惑不解了,这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拉皮条啊。我当场就对红姐说,你不适合做这行,你估计有洁癖吧,如果这样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

  张羿点点头,说「红姐真不适合做这行,那她走了没有?」

  欧鹏又点了一根烟,摇摇头「没有,如果走了,哪还有你什么事啊。后来有一个月我再也没有帮她拉到一个人,说实话真不是我不拉,是确实拉不到啊。她的苛刻条件摆在那里。后来有一天下午,红姐叫我去她租的地方,说是要给我免费服务一次,报答我这几个月的照顾。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精虫上脑时候是来者不拒的,虽然不是我喜欢的大保健,但是蚂蚁虽小也是块肉。我就去了,她的道具倒是很多,一个个都玩过去,最后拿出一个道具……」

  「是不是贞操锁?!」张羿打断他的话。

  欧鹏说「是的,后来我就被带上了,她说要我给她找到她想要的客人,才给我开锁。我说,你的条件太苛刻,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去哪里找啊。她说她的条件只有一个,只要处男就可以。我说,这年头处男去哪里找啊,还有处男头上又不会刻着处男两个字,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处男,而且就算我找到处男他也未必愿意来这玩。」

  张羿听到这里,情绪上来了,借着酒劲,重重一拳对着欧鹏左脸就抡过去「那你就把我给出卖了是不是?我没想到会把你这样一个出卖朋友的人当作兄弟!」
  欧鹏被打摔在地上,摸了一下嘴唇,流了一点血,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张羿说「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

  张羿满脸怒气,强忍着压下怨气,坐下来说「好,你说!」

  欧鹏接着说「我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做出出卖你的事情,而且你也知道我的为人,我这个人就算死也不会被别人威胁。我当场甩门而出。后来半个月都没有给红姐介绍过一个客人。红姐没什么生意基本都在出租屋,也没有来洗浴中心上班。有一天给她突然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她出租屋一下。其实,那个东西锁住我下面真的很难受,我这个人半个月没有发泄都快疯了。她不找我我也要去找她。我马上到出租屋,红姐说只要我介绍一个处男给她认识,不一定要做,她当场就给我开锁。并且帮我打出来发泄。」

  张羿说「那你还是出卖我了,你介绍我给红姐,后来她给你开锁了,然后把这个锁给我锁上了。」

  欧鹏问「你被锁上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张羿不理他「这个你别管了,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吗?赶紧说完。」

  欧鹏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实说我当场一下子就想到你了,可是我不会那么做。我看到桌面有一把水果刀,我就拿出刀准备砍那个锁头,红姐抓住我拿刀的手,说你不要激动,你这样会伤到自己的。我当时实在有点受不了了,就说我就算把自己阉了,你也别指望我再给你介绍什么处男,更不会出卖朋友。红姐还是抓住我的手,说她没想到我是那么一个硬气的汉子,然后红姐就给我开锁了。」
  张羿有点不解「就这样就给你开锁了?」

  欧鹏说「是啊,我原来也不理解,可是她真的就给我开锁了。开完之后就让我走人。你知道我这个人是吃软不吃硬的,她主动给我开锁,我反而想帮她了,我跟她说,我认识一个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是个处男,我可以带她来找你,不过你不能做出伤害他的事。还有你为什么一定要处男你要跟我如实说。」
  张羿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稍微平息下来,问道「对啊,她为什么一定要处男?难不成她有处男情节?」

  欧鹏摇摇头「这件事,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我带你去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件事。红姐有一个儿子,被一个黑社会组织带到一个岛上去。这个岛叫女王岛,原本是海上一个无人岛,后来被一个富婆买下,这个岛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富婆制定了女王岛的所有法律法规,它是一个女性统治的岛,男性上去只能做奴隶。登岛条件只有一个,就是一个女性带着一个处男才能上去,处男要被带着这个岛特制的贞操锁,女性登岛后要上交这把贞操锁的唯一的一把钥匙,然后随机分配一把钥匙。处男登岛后就成为一名奴隶,他要找到拥有自己钥匙的那个女王并且给自己开锁才有可能获得自由,而女王则可以获得一笔巨额的金钱。」

  张羿似乎明白了「那红姐是要带我上这个女王岛去找她的儿子吗?」

  欧鹏点点头「没错!红姐说那天叫我去她出租屋,就是准备给我开锁的。她给我上锁,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威胁我,而是为了检验我是不是处男。当她发现我不是处男时候,她就没想把我锁多久,最多给我锁半个月,半个月后不管我有没有给她介绍处男,她都会给我开锁。她说她也没想到我是那么硬气的汉子。」
  张羿问「处男也能检验?怎么检验?」

  欧鹏说「这个岛的女主人,花了好多钱请来科学家发明了很多高科技产品。这个贞操锁就是其中一个产品。它不只是一个坚硬无比的钢锁,它的钥匙内置一个信号接收装置。每个男性,当和女性发生交配时候,他的大脑皮层就会产生一个特殊的记忆皱褶。而这个记忆皱褶会发出微弱的脑电波,而这个交配信号的脑电波的频率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所有人的都一样。而这把钥匙可以扫描出这段特殊的脑电波信号,只要它接收到这段信号,钥匙就会发红色的光。说明这个男性已经不是处男了。」

  张羿回想了一下,红姐给自己开锁的时候,拿出钥匙,钥匙没有发过红光,说明那个时候红姐已经确定自己是处男了。

  欧鹏接着说「红姐一心想要救出她的儿子。我如果是个处男,我想我会跟她去女王岛救他的儿子的。对了,刚才我一直想问,你说你也被锁了,你有找红姐拿钥匙吗?她当时有向我保证过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张羿本想说些什么,又把话吞到肚子里去了,他觉得换做是他,他也会做出和欧鹏一样的事。他心里已经原谅欧鹏了。张羿见欧鹏嘴角还在流血,就拿出纸巾递给欧鹏「擦下嘴巴,刚才我冲动了,对不起。也许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伟大吧。红姐没有伤害我,估计也是跟我开开玩笑,她答应我会给我打开的。」
  张羿再看看时间不早了,静瑶一个人还在培训中心等自己。赶紧买了单,奔静瑶而去。

  静瑶已经在培训中心等了张羿一个多小时了,远远看到张羿就急不可耐的跑过去,搂着张羿的脖子,张羿正要开口,静瑶就吻了过去。张羿从口袋拿出刚刚在来时的路上买的那个吊坠项链,放在手中,准备待会送给静瑶。张羿吻着吻着,突然发现静瑶鼻子眼睛都红了,

  张羿问「你怎么了?」

  静瑶开始抽泣「我以为你把我忘了。」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把你忘了呢」张羿说着像变魔术一样,在静瑶眼前变出一串吊坠项链,「傻瓜,情人节快乐」

  静瑶看了一下这个吊坠项链,皱起眉头,「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啊,不要这么浪费,我不要你送我这样的东西。」

  「那你要什么?」

  「我只要你,只要你能天天陪我,我就很知足了」

  「傻瓜,我不是每天都来给你送饭吗?」

  「可是你今天差点就消失了」

  「好好好,今天是我错了,你要我怎么补偿你」

  「我不管,今晚你要陪我一个晚上。」

  其实张羿平时也不大懂得逛街,只好由静瑶带着玩。静瑶带着张羿去美食街,吃烤撸串,吃麻辣烫。静瑶带着张羿坐摩天轮,静瑶说在摩天轮在最高位置时候,许个愿一定会实现的,两人一起许了个愿。然后静瑶带着张羿去城市广场看了场电影,接着去了游乐场,静瑶跳起炫舞,张羿投篮,两个人玩得畅快淋漓。很快,已经晚上11点多了。

  静瑶看看时间,像是在自言自语「这么迟了,接下来去哪呢?」

  张羿心想,和静瑶确认男女朋友关系以来,最多就是接接吻,一直没有其他进展。今晚倒是两个人进一步发展的好机会,但是现在两个人能去哪里?开房的话,现在自己身上没有钱啊,刚刚一直都是静瑶在掏钱,总不能开房费也让静瑶出吧。家里有妈妈在,也不可能带回家。突然张羿想到红姐租的房间,这个月应该没人住的,自己又有钥匙,不如带静瑶去那里过一晚吧。

  张羿说「我亲戚有一个房间,正好这个月他不在,我有钥匙,我们可以去那里休息一下。」

  心想静瑶如果不同意,那就回家。没想到静瑶激动狂点头,「恩恩。」
  开了红姐的出租屋大门,里面一室一厅的结构,卧室的门都是虚掩的,卧室里有一个卫生间,静瑶很自觉的先去洗澡。

  张羿下午还没好好看过这个卧室,这个卧室虽然简陋,但是整理的井井有条,地面的卫生也做很干净,红姐一定是个爱洁净的人。张羿突然看到床头柜还放着工具箱,他赶紧把工具箱先藏到衣柜里去。

  张羿随手打开一个衣柜,里面挂着几件旗袍和制服,旁边还放着的丝袜、内裤和胸罩。张羿把内裤和胸罩挪开,腾出一个位置放工具箱。抓起内裤和胸罩时候,情不自禁拿起来闻了闻,一股浓浓的女人味,这个是在静瑶身上闻不到的,说着奇怪,下面又开始胀痛了……

  静瑶洗完澡出来了,下面只穿了一条内裤,坚挺的乳房完美连接着顺滑的小腹,小腹和小内内连接处有清晰的马甲线,果然是个爱运动的青春少女,身材一级棒。

  张羿也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里面的贞操锁把内裤撑得有点鼓,张羿心里正在想,待会怎么和静瑶解释贞操锁的事情。

  好在静瑶也没那么直接,趴在床上,说「过来帮我揉揉腰,下午跳舞时候我闪了一下」

  张羿在篮球队也常有闪腰扭脚的事,校医有时候会帮自己按摩,倒是也学会了几招。

  张羿很认真的帮静瑶揉着肩膀,腰背,有时候用力过重静瑶会说「痛啊,再轻点」

  张羿就再轻点,静瑶还是说痛

  「再轻,再轻……」

  「再轻就变成摸了」

  「那就轻轻摸,温柔点」

  张羿看到静瑶的侧脸有一抹绯红。

  张羿学着AV里面的动作,从静瑶背后的大腿内侧开始摸,然后向上顺着股沟摸到腰。

  静瑶穿的是一件紧身弹性内裤,隔着内裤都可以看到整个翘臀的轮廓,张羿的手指再次从上到下摸到阴部时,就找到阴蒂开始画圆圈,不多时,小内内已经湿了一片。

  张羿掰开内裤,分开两片阴唇,润滑的粘液像拔丝一样被拉的长长的,却不断,透着灯发出晶莹的光。

  张羿仔细观察似乎没看见处女膜,可能是静瑶平时跳舞或者剧烈运动时候弄破了吧,这个也很正常,张羿并没有处女情结。

  张羿尝试着伸进一根手指,可是才刚刚伸进一根指节,静瑶就说「痛啊」。
  张羿立即停止插入。伸出手指,闻了闻,没闻到什么异味。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红姐之后,张羿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闻了。会不会是开始变态的前奏啊。
  张羿让静瑶转过身,准备摸前面。

  静瑶很听话转过身,手也顺势摸着张羿的胸肌。「我好喜欢你这里的肌肉」
  张羿也揉着静瑶的胸,一会儿又用手指在静瑶的乳头上挑拨几下。

  静瑶呼吸开始急促,张羿的手再次伸到静瑶下面,这次伸进了半截指头,静瑶咬着嘴唇,双手抓住张羿的手,却没有叫出声,张羿就整根手指慢慢插进去,静瑶轻轻说了句「痛」,张羿开始慢慢抽动手指,动作很慢很轻,生怕弄疼了静瑶,静瑶慢慢放开了自己的双手,眼睛闭起来。

  张羿把静瑶的内裤全部脱下,第一次看清了女人的阴部,比较稀疏的阴毛下面是一个肉色鲍鱼,双唇似乎还在蠕动,还在分泌着粘滑液。

  张羿情不自禁,趴下来仔细闻了闻,还是没有闻到什么异味,都是少女淡淡的体香,张羿伸出舌头开始舔那个粘液,鲜鲜的,有点甜。然后舌头在静瑶的阴部画着8字。不多时,静瑶双手已经抓着床单,张羿伸进手指快速抽插,静瑶双手抓住张羿的手,双腿也夹住,下身似乎开始抽搐了,身形有点扭曲。不多时,张羿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床单已经湿了一片了。

  张羿也有点累,就躺了下来,静瑶依偎在他怀里。静瑶平静下来后,在张羿脖子上说话「刚刚你在摩天轮许了什么愿?」张羿脖子很敏感,被静瑶这么一说话,全身酥麻,亲了静瑶的脸,说「我的愿望是天天能和你在一起。你呢?」
  「我的愿望是做你的女人。」

  「刚才我们忘记买套套了……」张羿突然想到一个脱身的完美借口

  「恩,下次我来带……」

  两人就这样抱着睡了。

  第二天一早,张羿载着静瑶去上班。

  张羿心想昨晚的床单还是湿的,红姐那么爱干净,床单还是要帮她洗一下。正好下午那个小区有叫一份外卖,张羿安排最后送过去。送完之后,当天的工作就结束了。张羿就顺路去红姐的出租屋,给红姐洗床单和枕头。再想想又把那个道具箱应该放在床头柜的原处,内衣、胸罩也要放回原处。

  张羿也顺便闻了闻红姐的内衣和胸罩,当然还有那几条丝袜。

  闻着闻着,张羿下身再次胀痛,贞操带总是在关键时候证明它的存在。张羿每次闻红姐的体味,都会不由自主的勃起,而昨晚给静瑶舔阴时候,却没有胀痛感。张羿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红姐的体味有毒?或者说是贞操带的作用?

  张羿越闻越兴奋,希望闻到更多红姐的味道。他打开旁边的柜子,也有一些内裤,风格却和红姐的截然不同,红姐的内裤颜色是深红色,深黑色的,款式是蕾丝、镂空的各种性感内裤,胸罩也是大尺寸的。而旁边衣柜的内裤确是一些小可爱,像hellokitty,米老鼠,红桃心这类图案的纯棉内裤,和静瑶的款式差不多,闻起来也没什么味道,都是淡淡的香味,胸罩也比较小,袜子也是运动小棉袜。

  张羿心想可能是红姐兼职在卖各种各样款式的原味内衣内裤丝袜也不一定。
  第三天,张羿也是抽空去收晒干的床单,发现卧室多了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阳台上也挂着一件小可爱内裤和一双棉袜子。难道红姐回来了?张羿非常激动,但是今天是抽空过来的,没时间在这里多待。赶紧铺好床单后,准备找时间过来找红姐。

  一周后,张羿终于挤出一个下午的时间抽空过来等红姐。张羿现在越来越想见到红姐,简直是度日如年。张羿心想自己如果一周没见到静瑶可能都不会这么急不可撩。到了红姐的出租屋,张羿用钥匙打开最外面的门,发现地面有一双鞋,肯定是红姐回来了。卧室的门虚掩着,张羿心想红姐可能在午睡,不可惊醒她。张羿还是想去确认下是不是红姐在午睡,如果是在午睡张羿就准备在外面等红姐起来。

  张羿蹑手蹑脚的过去,轻轻推开门,突然「啊!!!!」的一声,里面是个赤身裸体的少女,正在换内衣,看到张羿突然把门打开,惊声大叫。张羿也是一惊,慌忙把门关上。

  屋里少女大声问「你是谁啊,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要报警了。」

  「千万别报警啊,我不是坏人,我不知道里面有人,我是用钥匙开门进来的。」
  「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

  「是红姐给我的,我是红姐朋友,你是红姐什么人?」

  门一下子打开了,那个少女已经穿好了衣裤,看着样子和张羿差不多的年龄,模样清秀,短短的头发有点乱,估计是刚刚洗完澡,连头发都还没开始吹。
  「红姐的朋友?我妈的朋友我怎么没见过?」

  「红姐是你妈?」张羿有点云里雾里了,不过他开始整理头绪,张羿的临场处理的能力倒是很强,突发事件他能够随机应变。

  「是的,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我妈的什么朋友,为什么我都没见过你?快点说,不说我就报警了。」

  「别报警啊,你看这个」张羿拿着钥匙在手中晃了晃,「这把钥匙是红姐给我的,我就是用这把钥匙开的门,是你妈请我来的,她要我帮她找她儿子。」
  「哦」那个少女稍微镇定了一下,「那你进来把」,外厅实在小,连沙发都没有,少女只好把张羿请进卧室,张羿进去后,看到床上放着内衣内裤,显然是少女刚刚换下来的,少女见状,脸色通红,急忙一抓,把衣物丢进卫生间的桶里。然后拿出一个吹风机出来,对着卧室的镜子,吹着头发。

  「那你是警察吗?」

  「当然不是,我如果是警察还怕你报警吗?而且我觉得你弟弟的事情警察应该无能为力,不然红姐早报警了」

  「那你是私人侦探吗?」

  「也可以这么说,我就是专门处理这些棘手事情的人」

  「你真的有把握帮我找到我弟弟吗?」说着那个少女停止吹头发,转过身很认真看着张羿。

  张羿最怕人认真,刚才是急中生智,故意找个理由岔开话题的,现在看到少女那么认真,还有点不适应,就反问「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是红姐的朋友,叫张羿,弓长张,后羿射日的羿,你是红姐的女儿,也是我的朋友了,你叫什么名字?」

  「林嫦,嫦娥的嫦。」

  「我是后羿,你是嫦娥,看来我们挺有缘分的。」

  「你既不是后羿,我也不是嫦娥,你是我妈请来找我弟弟的,你的工作就是帮我们家找到我弟弟。」

  「你一直都住这里吗?怎么红姐上次请我过来没见到你?」

  「我回了一趟老家,上周刚刚回来。你没见到我很正常。你今天来干嘛?我妈还在老家,还没这么快过来。」

  「我也就随便过来看看,红姐把钥匙给我,叫我随时都可以过来住。」
  「哦,那你这个月都不能过来住了,我都住在这里。现在可以把钥匙还给我了」说着,林嫦伸出了手,「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张羿很不情愿把钥匙给林嫦,说道「今天什么事情啊,我都没有看清楚。」
  「你给我闭嘴!」林嫦愤怒的瞪了张羿一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